黔郵鄉情
    【赫章·生松子】一顆藏著好山、好水、好空氣秘密的果仁!
    作者:盧佳佳   2020-11-11   來源:中國郵政集團公司貴州省分公司黔郵鄉情項目組


     

    “懷君屬秋夜,散步詠涼天。

    空山松子落,幽人應未眠。”

    唐朝詩人韋應物筆下的松林是幽靜而美好,但對于采松子的人來說卻是危險而艱難的。

     

    【采摘松塔】

    當一陣陣裹挾著縷縷松脂芳香的冷風吹過,當落水松林子周邊的樹葉慢慢變黃而落

    那么赫章采松籽的季節就到了

    今天小編和大家一道認識的就是赫章的野生松子!


     

    松子又名松實、果松子、海松子,是松科植物紅松等的種子,是常見的堅果之一

    顆粒小,殼光滑,富含的優質蛋白質及大量的維生素A和E,還有其它植物中所沒有的皮諾斂酸等

    可生吃、炒熟吃、作調料,甚至還可以烹茶同食


     

    不過松子配茶的“神仙操作”,其實“當代散文八大作家”之一——林清玄早就親測了。

    他曾在《松子茶》一文中這樣寫道:“當夜,我們便就著月光,在屋內喝松子茶

    果如朋友所說的,極平凡的茶加了一些松子就不凡起來了

    那種感覺就像是在遍地的綠草中突然開起優雅的小花,并且聞到那花的香氣

    我覺得,以松子烹茶,是最不辜負這些生長在高山上歷經冰雪的松子了

     

    我們平時吃到的松子都是一粒粒的,不過,它們可不是散長的,也有一個家,叫松塔


     

    赫章縣的松子以云貴川大山里的松樹結的落水松子為主

    這種松樹樹干高大,松針茂密,而這些松塔像調皮的孩子掛在15-30米高的樹梢上

    想要摘到它只能腳上綁著鐵制的“腳扎子”,在沒有任何防護措施的情況下

    只身爬上高聳入云的松樹梢,用桿子將掛在上面的松塔一顆顆打落,所以采松塔是一件非常危險的事


    【采摘松塔】

    剛摘下的松塔鮮翠欲滴,仿佛凝聚了一整顆松樹的精華,新鮮地仿佛還帶著滿滿的松脂

    剝開松塔一粒粒新鮮松子蹦出來,撿一顆塞進嘴里,立刻能感受到一股松樹特有的清新氣息

    咬一口,肉質脆嫩,水分飽滿,油脂濃郁,滋味鮮甜

    一顆絕佳的松仁滋味里,藏著整片森林好山、好水、好空氣的秘密


    赫章松子的故事


       柳開能,男,漢族,1988年出生在赫章縣水塘鄉塘口村。塘口村是國家級貧困縣下轄的國家二類貧困村,村內山多地少,鄉親們受教育程度低,村民們陸續離開了這一方貧瘠的土地到外面打工,把老人、小孩留在家里。作為外出務工大軍中的一員,柳開能心里很不是滋味。他憑著對家鄉的了解,結合市場的需要,塘口村的后山一片松樹林很快就成了他的目標。每到松子成熟,村民總把松子當瓜子,成片的松樹長出的松子,是否可以賣到外面作為增收的副業。就這樣,他帶領全村18戶貧困戶開始摘松塔、賣松子。

        柳開能告訴我們,偶爾會有采松塔的人從樹上掉下來,而松塔采摘下來只是勞作的開始,鄉親們還要背起一百來斤松塔走幾十里的山路,每天要背十幾趟,采收季節不論日曬、雨淋。為了生活、子女、老人而走險的鄉親們不辭辛勞的汗水就是松子最大的價值所在,那是一種任勞任怨,像大地一般的踏實感。

    還依稀記得小時候是用手剝松子,或者是用棒子錘

    現在好了有脫粒機了,就沒以前那么辛苦了

    做松子這陣子是最忙碌的,因為脫粒出來要不斷后期篩選

    因為野生堅果有個別的在樹上就壞掉了,有果仁沒辦法通過后期除癟剔除

    就得人工憑經驗選

    柳開能和村民們都希望通過一遍遍挑選

    讓收到松子的客戶少一份失落的心情、多一份喜悅

    所以我們赫章的松子質量很好

    粒粒飽滿、殼色淺褐、松仁肉色潔白、松仁芽芯色白、松子殼易碎聲脆、仁肉易脫出



     

    辦公室的小伙伴剛剛拿到赫章松子的時候,都在問這個松子好不好吃啊或是吃起來會不會好麻煩呀

    但當每個人或是直接上嘴或是用配送的小鉗子剝開品嘗過后,都說這個松子好吃哎

    有的小伙伴還說這個松子吃起來就停不下來了,根本就是煲劇必備




     

    2012中文字幕高清免费-最近更新中文字幕2019国语1